小镇十月-抒情作文1500字

时间:2021-12-01   字数:1400字  手机阅读

十月的季风来了,叶子不动,花朵不摇,翠玉白菜勃勃生机。

只是雨的脚步却不停息,先是2号的倾盆大雨,疑似盛夏六月的雨,疯狂地发泄来自地球的热量。真的担心这场雨倾尽所有季节的热情。

所幸的是秋雨从3号开始,淅淅沥沥地,好似暮春的雨,天地间一片节奏匀称的天籁之音。曰子一整天的安稳,不必担心大雨滂沱会带来冻冶十字街洪水冲走车輛的困顿;也不必纠结细针毛雨出门是否要带伞的焦虑;隐没在宇宙间无形的巨手奏响天际间数不清的弦。弥散的背景音乐中,暮春的落花纷飞、萌宠的青果累累,还有因为恋爱筑巢的鸟儿们奔忙,还有正值青春热恋的孩子们手挽手坐在咖啡厅、奶茶店、田间小路上……人间四月天的美好以蒙太奇的风格在金秋十月的雨幕中轮回上演。

哦,十月的雨,你在催促记忆要返回那些热烈而又美好的春天和盛夏。

雨就这样带着曼妙的回忆一直下着。房间的温度降了下来。我把那件粉色性感睡衣裙洗干净收藏了起来,换上了纯棉蓝色长袖长裤睡衣。温度适宜,温暖正好。温暖的日子要过去了。

无论多么不舍,天凉了,秋天已经来了。

儿子吵着要吃烧烤。我们撑着伞奔向“西安云南过桥米线”。店主是来自西安经营着主打过桥米线,配餐烧烤和夹肉膜的温暖小店。

店主来东冶镇十二年了。云南过桥米线经改良成适合小镇小民的味道。两间大的店面生意异常火爆。他说小镇人民风雅热情,热爱生活。他把儿子和儿媳接过来买房落户,要和和美美地在小镇上过一辈子。他本着“实惠惠民”的原则,连续十年不涨价。因为疫情期间,配料涨了不少,被迫每锅米线涨了二元。

店主的老婆精明会来事,只管收营杂事。店主的儿子高大健壮做烹饪厨师。店主的儿媳漂亮又懂事,碎花薄衫衣裙雕刻出她的玲珑曲线,面庞光洁,笑容干净而又明亮,不停地迎接进进出出的客人。

滚热鲜香的汤底翻煮着滚圆白嫩粗壮的糯米线条。漆黑釉面陶盆盛满汤汁,生菜点翠,陕西油泼辣子调香。年青健壮的厨师一手擒着钢丝搭爪着汤水翻滚,滋滋冒气的一锅过桥米线放在米字格碗托上。热气腾腾,香味扑鼻。舀一勺热汤,滚热鲜香,莫名的愉悦穿肠而过。连日的困惑和忧伤随着香气消散在屋外的绵绵的秋雨之中。

一桌青春的高中男孩畅快的笑谈他们校园里的青春故事,恍惚间又回到二十年前的高中校园。

一桌青涩的初中女孩带点羞涩的阅览着菜谱。估计第一次攒够零花尝试与自己小闺蜜体验独立外出餐饮的快乐。

一桌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男人,衣着光鲜时尚,颇有几分二线城市的气质。他“豪”气地给自己的亲友们点了三大陶盆过桥米线。几个孩子敞怀开吃,底气十足地嚷嚷着要太钢汽水……

餐桌上食客大多不只是为了果腹,而是完成一段人生历练之后与过去举行场简单的饯行。没有华丽煽情的词藻,他们把自己的故事与可口小吃融合绘制人世百态之图。

也许店主就是由此通透了人生沧桑之取舍。满足经营小本生意安乐于小镇一隅,尽享人世天伦之乐。

北方的一座人口不足五万人的小镇上竟然可以悦纳跨越千里之外的人和食物,可以笼落人间百态的尽态极妍。

我不觉时光漫长,已经在教师工作岗位上奋斗了十七年之久。平凡教师的酸甜苦辣已经化进此刻飘然成屋外的秋雨。一场秋雨走进人间的天地,或许早在春天,夏天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也或许冬天,来年,有更美的故事。

见路非路,即见因果。见相非相,即见如来。我们的所求,所爱,所祈,所愿,无关他因、他物、他人,只是用一昧真诚,酝酿着与自己无关紧要的结果,多像小店里的食客,自我陶醉感动,不觉成了过客的风景。

2021年十月的雨,尽情轮回演绎逝去的岁月风情。小镇上一个温暖的小店滤尽人间喧闹,特写人生真相。

人啊,奔忙在路上,或多或少总该有点回忆留在岁月里,或深或浅有点真情,藏匿在烟火里;或远或近带点天真,飞奔在梦想里……

我和儿子吃完东西后走出小店。雨小了些,只有花针雨线在黛色的山腰间朦胧成白云白雾,似乎拿不定主意地停在半空。飘落的金色榆树叶子聚集在马路牙子上。儿子掬了一捧:好可爱,它们是蝴蝶、雏菊、丁香、迎春花……

一叶知秋,落叶静美成绚烂的花朵。

一雨知秋,雨落倾城成季节的轮回。

一季风知人世,季风往来,我们总得有归途,知去往。

专题推荐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email protect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