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颜色-散文作文1200字

时间:2021-12-04   字数:1200字  手机阅读

上海是灰色调的。来的时候正下着小雨,柔柔糯糯,随着春风飘在人的发丝、鼻尖、耳朵上,仰起头来雨滴轻触唇角,醉了心,化了意。天空阴沉并不昏暗,相反,还透着些亮儿,衬得跟前的建筑更加瘦高,楼房的尖顶似要冲破云层去寻找那束光。透过楼宇的间隙依稀馈见隐藏在简约的现代建筑之中的老宅子,质朴、内敛,外墙被淅淅沥沥的小雨冲刷的很干净,气质像极了考究的“老上海”。脚下的石板路面坑坑洼洼,积了水,不小心踩上去会被鞋底带起,打湿一点点的裤脚,索性来一次小孩子心性,专走小水坑,“啪嗤、啪嗤”,小白鞋变成小灰鞋,便于周围的颜色浑然一体了。

上海是绿色调的。雨过天晴,白玉兰树格外青绿,有好多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和高高矮矮的树,从嫩绿到金绿到草绿到浅绿……杂糅在一起满眼都是,绿的仿佛浸润到骨子里,星星点点的小花点缀其间,不似万紫千红的俗媚,是淡雅的小清新,是年方二八情窦初开的娇羞,在路边,在亭子里,在小桥旁,一抬眼,一低头,温润地包裹着你。这里是年轻人梦想开始的地方,十八九岁、二十来岁,读大学的,读研究生的,读博士的,仿佛遍地都是,一簇簇,一群群,阳光下明媚的笑脸,自信地憧憬着未来。他们行走在园林一般的校园里,乌黑的长发随着走路的步子雀跃在女孩子们的肩上、背上,不禁令人赞羡一句“年轻,真好!”

上海是橙色调的。水泥森林里不可计数的写字间承载了多少步履匆匆之人。年轻的小伙子、成熟的中年男子、头发花白的老先生,眼之所及无一不是电脑包、运动鞋,厚厚的镜片之下是一双双写满疲惫的眼睛。好友得知我来,晚上十一点钟驱车赴约,坐在安静的咖啡店里,一块蛋糕,两杯果茶,四目相对笑意盎然,我本要开口叙叙旧,她抱歉、尴尬又无奈地:“容我回几封EMAIL。”这时我才仔细打量起她来,脚上竟是一双平底帆布鞋,曾几何时,我们一起穿着最爱的小高跟扭走在街头,发誓要做最精致的女人。她的头发也剪短了,很干练,少了几分柔和,也许是做了高管的需要吧。穿衣也不同了,这个柔情似水的姑娘也中性起来了…似有所觉她抬头看我:“嗨~开车方便嘛,赶地铁更方便,有点凌乱啊,要不是为了见你我连口红都不擦的。”是啊,这里的节奏太快,看着她我有些心疼。

上海是红色调的也是金色调的。在广场的十字路口看到一个操着地道上海话的烫着一头卷发且肥胖的骑着三轮车的“阿姨”,车斗里还有两个同款,赶在红灯亮起的前一秒追赶、调头、刹车一气呵成,刹车是用脚上的布鞋来完成的,车身稍稍向右倾斜,随着一阵放浪的大笑稳稳站住,让看热闹的我着实捏了一把汗。这就是对生活的热情,对吗?过了十字路口就是“海底捞”了,上行电梯门刚打开,思绪还在之前的笑声里,只见提着花篮的小姑娘一路飞奔而来,鞠躬、欢迎、递热手巾也是一气呵成。于是,全程就差喂饭到嘴里了。出了门我还有点懵圈儿,不禁感叹服务的周到,难得的享受。这就是似火的上海,对吗?南京路步行街灯火辉煌,远远望去脑海中出现“纸醉金迷”四个大字,“嗡嗡”的轰鸣从耳际传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不知价值几何的跑车于夜晚出游来了,像翅膀一样张开的车门,一截修长白皙的小腿载着夜的精灵踩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进狂欢的世界。一处金碧辉煌的饭店门口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正在互相告别,碰头、拉手、作揖,道一声:“再会!寂寞了随时找我!”在这一刻,我的心是柔软的。

上海是彩色的,在这晚春的季节里,包容着一切,和谐着美好着,循着情,逐着梦。我踏着雨来,又在这淅淅沥沥朦朦胧胧的雨里离开,在即将飞翔之际容我温情地道一声“再见!”

专题推荐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email protect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