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雨-随笔1500字

时间:2021-12-01   字数:1400字  手机阅读

“请各方阵做好准备,7点18分准备入场!”在工作群里发完运动会开幕式前的最后一条消息后,我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以及虽然早已入秋却依然很火辣的朝阳,不由长长地嘘了口气——虽然比初定的时间推迟了一天,还好今天老天爷终于露出了笑脸,终于能让孩子们兴奋已久的心安放下来了。

说起来也真奇怪,记忆中,我们丰中没有哪一次运动会不会遭雨,哪怕就只是挤几滴。这么多年来,这个魔咒似乎从来就没有被打破过,即使今年的裁判长也不再是传说中那个宅心仁厚的“包下雨”了。

原定计划是昨天开幕式的,可昨天上午的那几场雨,硬生生地扯断了孩子们那些颗跃跃欲试的心,所有的人都只能无奈地坐在教室里望雨兴叹。每一节课间,孩子们都会涌到走廊里,看看这老天爷何时能够大发慈悲,停止流泪。就连那些平时课间不怎么喜欢在走廊逗留的孩子,也会透过窗户,举头望天。

其实我是从前天就开始不停地看“墨迹天气”了。明明我们傍晚放学前发出第二天如期开幕的通知时,天气预报显示还是“小雨”的,可到了晚上,这九月的天气也是说变就变啊!立马就变成“中雨”了!明天的运动会还能“如期”举行吗?要知道,为了这场一年一度的体育嘉年华,全校师生已经做好了“万事俱备,只等开幕”的充分准备了,如果因为这场“恼人的秋雨”突然按下暂停键,按应急预案,先上课,再看情况,那多扫兴啊!

于是,9月28日夜里,我就以每30分钟看一次墨迹天气的频率在看着这场恼人的秋雨了。总期望墨迹天气上的“中雨”再变回“小雨”甚至“阴”,最起码能坚持到明早八点半,这样我们先把孩子们准备得最充分、付出也最多的开幕式举行完。可任凭我戳烂手机屏幕,“中雨”依然是“中雨”,甚至已隐隐约约听到窗外真的在下“中雨”了!明天的运动会看来真的要泡汤了!一声叹息之后,放下手机,听天由命吧!

听着窗外一阵紧似一阵的雨声,想着基本上已经泡汤的运动会,我又想起了高中时和舍友们轮番“看雨”的那段时光。

记忆中高中的运动会都是期中考试后召开的,应该已经是深秋了。因为深秋宿舍楼后那飒飒的梧桐叶的声音已经成了高中关于运动会的记忆中最难忘的声音了。几十年过去了,学校发出的通知却依然不变:如果天气正常,明天上午七点半将如期举行运动会;如果下雨,将按课表正常上课。一年一度,也就运动会这两天可以不上课、可以不做作业、可以不上早读课和晚自习,可以不用考试,却可以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愉快地交流,还可以看许多平时没空看也不敢看的小说……

彼时没有手机,天气预报也只能听广播,因此,于我们这帮住校的孩子来说,要想及时了解天气是否正常,只能靠“看”了。运动会前的那一晚,注定是难眠甚至不眠之夜。因为第二天不用上课了,整个宿舍都放松下来了。一下晚自习,宿舍内外便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总要等宿舍辅导员上来镇压好几次,宿舍才能渐渐安静下来。也总要等熄灯后,我们的“看雨”也才正式开始。与其说是在“看雨”,不如说是在看小说了。运动会前夕,我就利用走读生同桌的关系,从校外借了一本当时流行的却很难借到的琼瑶小说《窗外》,然后大家轮流打着手电筒看着这本小说,也轮流观察着窗外的天气。

按照“舍规”,十点开始,一小时一轮。为了能尽情地多看点小说,我总是假装很无私地选择凌晨两点以后的那个最困最难挨的最后的时间段。

“一切正常!”

“好像起风了!”

“会不会下雨?”

……

凌晨两点,那本觊觎已久的《窗外》终于传到了我的手里!毫无睡意的我很快就沉浸在江雁容那场凄美无望的恋情中无法自拔了。

“沙沙沙,沙沙沙……”外面下雨了?想起自己的“职责”,我赶忙蹑手蹑脚地就着路灯照进来的微弱的灯光走到凌晨三点的宿舍北窗前。路灯下的马路干干的呢!沙沙作响的原来是窗外健康路旁两排高大的梧桐树啊!可窗外的风明显是一阵紧似一阵了,因为路灯的缘故,我也没法看清天上有没有星星,如果有星星的话,明天照例应该是晴天吧?……

经过四个小时的奋战,我成了今夜“看雨”时间最长也是唯一一个能把《窗外》读完的人。揉揉惺忪的双眼,再次看向窗外,不知什么时候,窗外“沙沙沙”的梧桐叶的声音已经变成淅淅沥沥的真的雨声了。

后来才明白:那时丰中也有一位传说中的“包下雨”——已故的我们德高望重的老包校长。

专题推荐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1689185878@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