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滨老:薄幸

《薄幸》吕滨老青楼春晚,昼寂寂、梳匀又懒。乍听得、鸦啼莺弄,惹起新愁无限。记年时,偷掷春心,花前隔雾遥相见。便角枕题诗,

吕滨老:薄幸

薄幸

吕滨老

青楼春晚,
昼寂寂、梳匀又懒。
乍听得、鸦啼莺弄,
惹起新愁无限。
记年时,
偷掷春心,
花前隔雾遥相见。
便角枕题诗,
宝钗贳酒,
共醉青苔深院。

怎忘得、回廊下,
携手处、花明月满。
如今但暮雨,
蜂愁蝶恨,
小窗闲对芭蕉展。
却谁拘管?
尽无言闲品秦筝,
泪满参差雁。
腰肢渐小,
心与杨花共远。

赏析

这是一首恋情词,写一个“偷掷春心”的少女对远在他乡的恋人的怀念与忧思。首尾写现实境况。“春晚”点时序,“寂寂”记氛围,“梳匀又懒”点佳人心态,春禽触发愁思。“记”领起回忆,申说“新愁”,传情、约会、题诗、共醉,一幕幕场景,写出与伊人热恋的温馨。“怎忘得”绾结上文,更推出一特写镜头。“回廊”地点极幽,“携手”两情极密,“花明月满”,爱情的美好不言而喻。“如今”以下折转当前,环境物象顿时暗淡凄清,与“花明月满”形成落差。“无言”“闲品”“泪满”,佳人忧思情态,栩栩纸背,收尾二句更见负荷之重,愁思之远。“暮雨”与“春晚”呼应,“如今”以下种种,将“愁无限”具体深化、刻画精微,意象婉美,爱情之甘苦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