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铸:天门谣·登采石蛾眉亭

《天门谣·登采石蛾眉亭》贺铸牛渚天门险,限南北、七雄豪占。清雾敛,与闲人登览。待月上潮平波滟滟,塞管轻吹新《阿滥》

贺铸:天门谣·登采石蛾眉亭

天门谣·登采石蛾眉亭

贺铸

牛渚天门险,
限南北、七雄豪占。
清雾敛,
与闲人登览。

待月上潮平波滟滟,
塞管轻吹新《阿滥》。
风满槛,
历历数、西州更点。

赏析

此词为登览感怀之作。上片“牛渚”二句乃词人登临采石山蛾眉亭所见,脚下牛渚矶突出江中,绝壁嵌空,对面相望者天门山,两山夹江对峙,“牛渚天门”成为扼守金陵古都西方门口的天险关塞。“清雾敛”二句辞意顿折,昔日“七雄豪占”的天险要塞,而今成为“闲人登览”,观赏山川胜境之地。下片是登临中所思。描写夜晚的景致:月下江潮平阔,波光潋滟,听管笛清冷,顺风传来金陵西州城的夜更鼓点,一派和平宁静的生活景象。这些,与当年戍守关塞时的金戈铁马,刁斗号角,大异其趣;彼时,谁能领略我此刻所见所闻之奇观雅趣!自然,金陵之晨钟暮鼓,似亦向人昭示着“七雄豪占”的历史兴亡的教训,发人警醒。全词笔势雄健,视野宏阔,或写景寓意,或借声传情,颇有尺幅千里之势。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