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

时间:2021-03-09   字数:1400字  手机阅读

【篇一:清晨的冬雨梦】

吕淑悦

一个冬日的周末,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我起身关上了窗户,转身又回到暖暖的被窝,瞬间我就进入了梦乡,梦里我又遇见了那个打伞的女孩,在冬日的花园里,踟蹰前行,是欣赏着寒冬里的雨景还是向含苞待放的腊梅倾诉她的心事呢?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时不时来一阵寒风,打伞女孩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好奇心泛滥的我悄悄地走在她身后,这么冷的天想看看她到底在干嘛呢?走近一看,她不就是我的小学同桌——梦雨吗?“嗨,梦雨,你在干嘛呢?看雨还是看花呢?”我没心没肺地叫着她,她没有像往日一样和我嘻嘻哈哈和我疯,而是悄悄地背过脸,抹了抹了挂在腮边的泪。一看气氛不对,我立马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她,轻轻地问:“你怎么啦?”这才发现这么冷的天,她仅仅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她低低地抽泣,我轻轻地安抚。“谁欺负你了,姐帮你出气去?”我依旧乐呵呵地说。“我想妈妈了,妈妈你在哪里呀?……”她哽咽着说,“我多么希望妈妈你能某天不经意间来看看我啊!”

雨依旧不紧不慢地下,落在花园里的小径上,落在含苞待放的腊梅上,落在梦洁心坎上,也落在我的心里。雨潮湿了小路,潮湿了花朵,潮湿了梦雨的心,也潮湿了我的眼帘。

梦雨是一个很苦的孩子,妈妈生她是在一个冬天,那天天很冷,还下着雨。本就一贫如洗的家没有给妈妈买太多的补品,妈妈没奶,她喝很劣质的奶粉,稍微大点就喝“米油子”。她爸爸有病,妈妈在她两三岁时嫌家里清贫离她而去,她基本上靠着年迈的奶奶拾破烂讨生活。今年初冬,因奶奶烧柴疏忽把本就破旧的小屋烧得一干二净。可“屋漏偏逢连阴雨”,奶奶为了多捡拾一点废品,起早贪黑,在一个下着雨的清晨,背着她捡拾的那大袋的废品时,一个酿跄歪倒在地,腿折了。自此,她除了上学,还要照顾奶奶的一日三餐,饮食起居,她太累了。

“悦悦,起床了,起床了。”妈妈一阵河东狮吼把我从梦中唤醒。我揉揉惺忪的睡眼,探出头看窗外的雨,依旧滴滴答答地下个不停,一阵凉风吹来,一股刺骨的寒风吹进我的脖子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我快速地洗漱完毕,决定把妈妈“下放”的那几件棉衣给梦雨送去,希望能这个寒冷的冬天帮助她抵御一丝丝的寒冷。

【篇二:冬雨滴答】

文/李美英

早晨睁开眼,屋里还很黑,看窗外却比较亮了。咦,窗外怎么有滴答声?真的是下雨了吗?昨晚儿子看手机,告诉我八点开始下小雨,我好一阵兴奋:下雨好啊,下雨空气就应该好多了。接连几天的雾霾天,空气特别差,令人无法呼吸。可是八点到了,雨又在哪里呢?九点仍不见雨的影子。十二点了,总该下了吧,可是仍是一场雨。天阴阴的,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唉,难道又是一场空欢喜吗?带着失望入睡了。

没想到,现在竟真的听到了雨声!听,那雨,滴滴答答,一下又一下,不紧不慢地打在地上,多像一支欢快的乐曲在弹奏着。今天腊八,又是小寒,却下着雨,就差有雷声了。如果冬雷震震,古人还该轻易发誓说:"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想必不会这样说了。

印象中,前几年冬天确实是下着雨打着雷,只是没记下来具体的日期,似乎有空说无凭的嫌疑了。如果再有这样的奇迹发生,我必须记下来了。就如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说:"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有人对夏夜是否有蝉声提出质疑,朱自清也曾就此仔细观察过,证实所说无误。

宋蒋捷《虞美人》写到三个年龄段听雨的感受:"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我也已人到中年,却没有他那么悲情。只盼着空气好转,能够顺畅地呼吸,也能够四处走走逛逛。

雨其实并不大,又忽下忽停,这样的雨太解风情了:既净化空气,又不对人的出行造成多大的影响,还给小麦补充了水分。谁还会说什么抱怨的话呢,看看行人,或打伞,或骑车,脸上都带着欣喜。昨天的雾霾都忘却了吧,烦恼都成为过去,开心地面对现在和将来,这是多么好的心态。

耳边,时断时续,飘过音乐诗人李健的歌声:"……迎着第一缕风,穿过最后的雾霭……跑过来又跑过去的风还在游荡……过去的已过去,今天已经到来……"看看窗外,干枯的树在风中微微晃动,远处的山朦朦胧胧,那只是烟雨蒙蒙呵,昨天,这些是看不见的,一切都消失在雾霾中了。

多么清晰的画面,多么清新的空气,哦,我有点陶醉了!

专题推荐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1689185878@qq.com
返回顶部